推薦您全新的瀏覽模式,簡潔、快速,共有七種模式可供選擇。馬上體驗!

歡迎加入張哲生的臉書粉絲專頁,掌握《哲生博客》的最新動態。

2009年1月14日

你有教導子女尊重你嗎?

多數人都同意自己的父母是值得尊敬的。
不過,在教導子女尊重你這方面,你做到多少?

‧當你和另一位大人在通話時,會任他們打斷你嗎?
‧你有固定的餐桌桌位嗎?他們會佔用你的位子嗎?
‧他們會藉口陳述自己的觀點,而不斷反駁你的話嗎?
‧他們會在眾人面前跟你回嘴嗎?有多常?
‧你會給子女充分的機會幫忙嗎?讓他們表示體貼嗎?重視你嗎?
‧當子女在取用果汁、香蕉或冰淇淋時,會否問你也要呢?
‧他們尊重你的隱私嗎?他們會沒先問過就進你房間或拿你東西嗎?
‧你較大的子女會搶遙控器嗎?佔用電話線?忘記把寫下來的電話留言交給你嗎?
‧在家中他們說話是否太大聲?在公共場合呢?


你覺得不安嗎?別煩惱,你並不孤單。許多聰明、善良、細膩的父母都有這方面的問題。他們養育了大致上不懂得尊重的孩子,因為並沒有跟他們要求尊重。為什麼呢?在內心深處,父母們並不認為自己應受尊重,或是認為自己能夠主導。在我的診間和親職教育班裡,我遇過不少這種「擔當不起的」父母,容我跟大家介紹其中幾位。

抱持理念的父母

自由繪畫師彼得和律師蓮恩,在和十歲女兒莎夏相處上有了麻煩。當他們問她問題時,她往往瞥一下眼睛或是加以忽略。莎夏未經允許就借用蓮恩的衣服,也在彼得通話時,不斷打斷他。當彼得的父母來訪時,莎夏還自顧自地不想到門口打聲招呼。 「碰到她這麼做時,你有什麼感受?」我問彼得。

「我們為她感到難過,因為她並不想親近我們。」他說。 「難過?」我問道:「難道你不覺得煩惱?我單是聽到這件事就煩惱了。你考慮過跟莎夏講說,她跟家中長者講話時,得懷著敬意嗎?」 「我們希望在家裡有平等和互相尊重,」彼得答道。「我不相信既有的、不是應得的權威。」

而這就是問題的根源。我的思緒回到了「質疑權威」的領章,以及六○年代末、七○年代初印著「別相信任何超過三十歲的人」的休閒服。這是一對三十好幾的父母,其政治理念破壞了他們的家庭生活。彼得和蓮恩為了維護莎夏自我表達的權利,以及沒有尊卑的家庭權力結構的價值,而為自己惱火、氣憤以及受傷的感覺自圓其說。他們表示,這個家畢竟也是莎夏的。

內疚而不知所措的父母

當單親媽媽塔瑪拉六歲兒子傑克表現得像個好批評的丈夫,對她所挑的指甲油、廣播電台和晚餐菜色表達不滿時,或是大兒子萊恩不理會宵禁時間時,她吃驚到舌頭打了結。當塔瑪拉對兒子的行為感到惱火時,便告訴自己這個年紀的男孩都這樣,或是自己切換到內疚模式,而對他們感到抱歉,因為他們的爹地並不太關心他們的生活。失婚所帶來的內疚,使塔瑪拉以為自己彷彿虧欠孩子一大筆債,而使得自己壓抑了任何概念,亦即他們也可能虧欠她像是尊敬之類的東西。

「只要成績好,你就可以待我如糞土」的父母

海瑟和羅伯特的六年級兒子蓋文,在功課和運動方面很優秀。他在家裡昂首闊步,做出指示等人伺候。父母對他這種不合禮節的行為並不以為忤,因為他們為他各方面的成績感到驕傲,而把這種態度看成「要是沒壞,就不必修理」。

「孩子最懂」的父母

艾瑞娜和亞歷山大先前才從俄國移民過來,正設法入境隨俗。雖然父母兩人都很有成就—艾瑞娜是生物學者,而亞歷山大是工程師—他們讓出了不少身為父母的權威,因為他們把兩個念小學的孩子看成比自己更像「美國人」。孩子們看很多電視,講話流裡流氣的。當他們用「隨便」或是「那我幹嘛要知道?」來回應父母的問題時,艾瑞娜和亞力山大表現得像是聽不懂孩子所用的貶損語氣和詞句似的。這就是美國,他們這麼提醒我,所有孩子不都是這樣子講話的嗎?

過度協調的父母

十二歲格蘭特的父親大衛,把自己的父親描述成「孩子有耳沒嘴」的落伍類型。當大衛問「為什麼?」時,他父親隨即撂下一句「因為我說了算」。身為父親的大衛會注意、尊重地聽取兒子的感受。不過格蘭特行為輕率、浮躁且不肯合作,但似乎有幾分感謝父親努力於瞭解他。每當夜深人靜時,大衛就會思考格蘭特的將來。他瞭解到,除非事情有所轉變,格蘭特一輩子會很難跟老師、教練和主管相處。

(本文轉載自圓滿家庭親子教育報
分享本文:

0 意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