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您全新的瀏覽模式,簡潔、快速,共有七種模式可供選擇。馬上體驗!

歡迎加入張哲生的臉書粉絲專頁,掌握《哲生博客》的最新動態。

2009年2月4日

面對它 接受它 處理它 放下它

今天(2/4)的聯合報刊登了一篇描述聖嚴法師的文章,是藝人林青霞所寫的,頗具有啟發性,很值得一看,在此與各位分享:



好美好美…那袈裟飛起 像浪花

我應該很專心的跪下磕頭再站起來,跪下磕頭再站起來,就這樣連續做二十分鐘,心裏要想著該懺悔的事和該感恩的事。開頭我並不很專心,眼睛往旁邊一瞥,見到一雙輕盈的腳步從我身邊走過。那袈裟飛起,就像浪花。我呆住了,心裏讚嘆著「好美!好美!」那是聖嚴法師。當年他老人家七十好幾,也跟我們一樣的跪拜,他的專注和真誠讓我動容,後來他說他是對他師父感恩。

大約是八年前,我發覺我這個人太計較,總以為別人應該理所當然的對我好,而經常讓自己很不開心,也影響別人的情緒。所以我決定去修行。我想要有包容心,也想讓自己肚子能撐船。

我回台尋找大師,很幸運的,在因緣際會之下,我有幸見到聖嚴法師,由於以前沒有接觸過佛法、不諳規矩,見到師父竟然跟他握起手來,後來發現所有佛教徒都是以合十來打招呼,我暗忖當時一定讓周遭的人大為緊張。

在見面的一個鐘頭裏,我只問了一個問題,就是什麼叫「禪」,因為始終認為禪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師父說只要坐三天禪就什麼都知道了,我正在考慮的時候,師父連說了三次,於是我當下就決定坐禪三。

上山的第一件事,手機就給沒收了,在沒收前我趕快打個電話給女兒,告訴她我將有三天不跟她通話,這才放心。在三天內我要和其他九十九個人晝夜相處。不准化妝、不可看書、看電視,要睡大通舖。晚上十點鐘睡覺、早上五點鐘起床。這下可慘了,平常我在這個時候可能還沒睡,還好我偷偷帶了六顆安眠藥,一天兩顆,總算解決了睡覺的問題。

晚飯之前,每人分獲一個號碼,暫時不用自己的名字,各人根據自己的號碼坐位置、拿拖鞋和睡床位。這是要我們放下自我。在大堂裏先對著大佛跪下磕頭再站起來,原來這個作用也是為了消融自我。

吃飯的時候,師父很溫和的一句一句叮嚀,要我們心無旁騖專心吃飯,好吃的時候不要高興,不好吃的時候也不要討厭。要感恩這食物是經過很多人的辛苦才到我們的嘴裏。吃完飯用一碗清水將碗碟沖一沖再倒回碗裏喝下。

飯後離座時要雙手疊起,放在胸前,慢慢起身,順序走出飯堂,手裏就像捧著一尊菩薩,內心裏什麼都不能想,也不可以自己對自己說話。我靜靜的坐在石頭上,對著大山和星空,突然聽到一陣很美的聲音,我尋著那個方向走去,原來是一位女菩薩跪在那兒,一面敲鐘一面唸經,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好喜悅好舒服。

第一天早起,吃完早飯,我們坐在大堂裏聽師父開示,師父教我們如何打坐和拜懺。一天內有許多開示和打坐,師父諄諄善誘,我們密密抄經。

有幾句真言,在我生命裏最不可承受的痛時,因為用了它而順利過渡。人世無常,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常把這些話送給朋友,他們也因度過內心的難關而感激我。這幾句真言是:

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當你遇見一些事時,你不要逃避,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對它,然後你必須接受那已成的事實,好好的處理它,處理完後,不要讓它佔據你的心,必須放下。

師父的心願是想提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

第二天我們學行經。有慢經、快經和自然經,行慢經時,雙手輕輕握拳,每一步路是腳掌一半的距離,要走得很慢很穩,這叫「步步為營」。快經的步伐可大一點,雙手自然下垂,但是要走得很快很快,自然經則要全身放鬆的步行,看似簡單行則不易。走完後感覺好舒暢。

第三天是要我們做到感恩和懺悔,我們就像開頭講的那樣拜懺二十分鐘,心裏要為這一生中所有該懺悔的事懺悔,對這一生中所有該感恩的人感恩。很多師姊、師兄泣不成聲。我聽到一種平和的聲音:「要用情操,不要用情緒。」那是師父的聲音。

三天很快就過去了,這三天的課程讓我一生受用不盡,我對父母、先生、女兒、朋友,甚至整個世界感恩。對該懺悔的事,想辦法補償。減少了自我感。少了計較,多了回饋。人也快樂起來。我覺得這三天裏,學到的比三年甚至十年還要多,最難得的是我找到了內心最深層的寧靜。

師父是個智者也是個哲學家,我對他是感恩!感恩!再感恩!

【2009/02/04 聯合報】
分享本文:

0 意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