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您全新的瀏覽模式,簡潔、快速,共有七種模式可供選擇。馬上體驗!

歡迎加入張哲生的臉書粉絲專頁,掌握《哲生博客》的最新動態。

2013年4月9日

走過半個世紀的台北市重慶南路與衡陽路口

前幾天在臉書發現了一位曾於1960年代在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當兵的美國人 Sarj Bloom(中文譯名為布魯孟)所拍攝的台灣老照片,從他放在臉書裡的照片,我發現他在台灣服役時還娶了一位台灣老婆(於1962年11月16日在台北地方法院公證)。在他的一本名為「Taiwan」的公開相簿裡,我如獲至寶地看見了一張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與衡陽路口的彩色照片如下,是他在1962年拍攝的。(點擊照片會放大顯示)


看到自己熟悉之處昔日的模樣,非常地感動,於是我決定要在同一個地點為它拍一張現今的模樣;4月7日下午,我專程走了一趟重慶南路,站在馬路中央拍了下面這張照片,大家可以將它和布魯孟先生在1962年同地所拍攝的照片做個比較。


由於當時我必須趁著我後方變成紅燈的時候,趕緊跑到馬路上拍照,所以我在按下快門時只能確認角度是否和1962年那張類似,而無暇去注意照片裡出現了什麼。

可能是緣分吧,在拍完之後,我仔細比對了一下這兩張相距50年以上時光的照片,發現竟有多處類似:


一、都有行人正在穿越馬路。
二、1962有自行車與行人並行,2013則變成了摩托車。
三、1962那張右方的拱門被一輛三輪車給擋住了大半,2013的金石堂的拱門也同樣被一輛正要右轉的汽車給擋住了大半。
四、兩張的左半邊都有計程車,以前是紅色的,現在則是黃色的。
五、拍照者前方到路口之間都有一大片的空曠。

很巧吧^^

然後,我又在網路上找到這個地點在不同年代時的模樣。

1920年:


1931年:


於是,我便把這四張照片組合在一起;從文武街到本町通,再到重慶南路一段,讓我們來看看台北市重慶南路與衡陽路交會的這個路口,自1920年至今的演變。


最後,我們將鏡頭轉90度,改從衡陽路這頭望過去,看看從日治時期的榮町通到二戰後的衡陽路(1940~2012)街景的演變。


上面照片裡的地點是台北市的衡陽路(與重慶南路一段交會處),可以看到位於路口的星巴克的窗戶與金石堂的拱門,依舊維持著半世紀前的模樣。

同場加映:1960年代的台北市歷史與風貌

讓我們透過紀錄片來回顧1960年代的台北市歷史與風貌。



背景音樂:黃昏的故鄉(文夏)、Mister Cannibal(Andy Fisher)
分享本文:

0 意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