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8的文章

承載童年回憶的懷舊收藏

圖片
我小時候的娛樂並不如今日多元,看卡通和打電動是童年時的兩大樂事;八○年代,來自日本的卡通影片和電動玩具,佔據了我生活休閒的大部分時間。

雖然我早已忘了大部分卡通的結局,但一首首的卡通主題曲依舊能夠琅琅上口;「飛呀!飛呀!小飛俠!在那天空邊緣拼命地飛翔…」、「有一個女孩叫甜甜,從小生長在孤兒院…」、「我們是正義的一方,要和惡勢力來對抗…」。

這些歌詞與旋律就像是小叮噹的時光機,總能讓我在哼哼唱唱時,瞬間跳躍到小時候的時空,快樂地重溫那美好的年代,也難怪它們會被稱作「懷舊卡通」。

長大之後,因緣際會下,我在網路上成了「懷舊卡通」的傳承者,帶領著和我擁有一樣童年記憶的朋友們,徜徉在上百部卡通的主題曲與文字介紹裡。


我喜歡懷舊,也樂於陪大家一起懷舊,因為我認為「懷舊」可以幫助我們將記憶中的積極情緒儲存起來,進而有意識地反覆回味它們,甚至能夠在日常生活裡用來讓心情變好;換言之,這些對往日時光的強烈感受,能讓我們以更正面的心態面對未來。

除了卡通影片,另一個伴我度過童年美好歲月的夥伴,就是電動玩具了。

不同於看卡通的被動接收資訊,打電動時的主動出擊與隨機應變,帶給了我更加強烈的娛樂效果!

八○年代問世的任天堂「Game & Watch」系列掌上型電動玩具,是我最早接觸的電玩,那時候的小學生,要是帶了一台掌上型電玩到學校,保證會引來周圍眾多羨慕的眼光,拉風至極!


我記得我擁有過海底尋寶的「大章魚」、駕船接人的「跳傘」、忙著滅火的「加油站」,以及不停跳躍躲酒桶拿鑰匙救公主的「大金剛」,可惜這些令我回味無窮的電玩早已不知去處。

另外,宏碁在一九八二年推出的「小教授二號」則是我的第一台電腦,不過它主要還是被我用來打電動。小教授二號的作業系統是中文培基(BASIC),使用錄音帶輸入資料,採十六進位。

當年我都會和妹妹搭乘公車(我記得是0西)到台北市南昌路的「正大實業」買遊戲卡帶,我記得一盒遊戲卡帶要價一百五十元,A、B面是一樣的遊戲(若磁帶受損,還有另一面備用);橫向捲軸飛行射擊遊戲「戰略大作戰」和爬樓梯挖洞埋人奪寶的「超級運動員」是我最迷的兩款遊戲,我甚至還記得有個麻將遊戲的長度是7C。


後來,一九八三年問世的任天堂紅白機(Famicom),則是將我的打電動生涯推向了另一個高峰!

不同於小教授電腦的遊戲需要等候卡帶資訊的讀取,紅白機只需要將遊戲卡匣插入主機,再開機,就可以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