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8的文章

【天下雜誌微笑季刊專訪】張哲生 從「懷舊卡通達人」到史料分享,啓動超時空的相遇

圖片
哲生原力 累積的力量
張哲生 從「懷舊卡通達人」到史料分享,啓動超時空的相遇

對e世代的人來說,張哲生這個名字幾乎與「懷舊」畫上等號,但他的興趣不侷限於過去,積極求新的他始終站在網路科技發展的浪頭上。

中華路今昔對照。(照片提供:張哲生)

2018-12-26
微笑季刊:2018 好物款款行Ⅲ
撰文:包子逸
攝影:張界聰

《IQ超人》,張哲生小學時期的作品
長12cmx寬9cm x厚1.5cm
只有自己畫的,才是真正獨一無二的收藏

二十世紀末,網路的野火竄起,身為台灣架設多媒體網站的第一批人,張哲生從分享個人收藏的《科學小飛俠》內容出發,守備範圍持續擴大,最後變成眾所皆知的「懷舊卡通達人」,光是在網上分享的懷舊卡通曲便超過百首。

張哲生認為自然而然的感動,就會願意分享。

幾十年過去,數位世界幾番動盪,昔日熱鬧的眾多線上平台牆倒樓塌,張哲生卻未曾離去,懷舊的觸角更遼闊,追蹤他的觀眾已不可計數。此時,臉書與YouTube的崛起讓多媒體的分享易如反掌,張哲生近年致力分享台灣本土早年影像,以大規模「古今對照」攝影、主題性的剪輯短片讓網友看見時代變遷,使得懷舊不再只是在圖書館翻閱塵封舊檔、嚴肅而充滿隔閡的苦差事。

1900年台北西門。(照片提供:張哲生)

已於1992年拆除的中華商場。(攝影:羅旭光)

《科學小飛俠》收藏只是冰山一角,從小念舊的他,舉凡票根、遊戲卡匣等歲月遺痕皆交給老鐵盒封存,盒面還貼上自製的「勿丟」封條,就怕媽媽失手當垃圾拋棄。不過,成長過程中,保存最好的或許不是那些細瑣的玩具與紙屑,一直沒有丟棄的,恐怕是難得的赤子之心。

因為喜歡廣東歌裡文雅的用字,張哲生國中就大量聽廣東歌,學說粵語;喜歡繪圖,便自己畫漫畫,從小學一路畫到大學──喜歡了便義無反顧、學習當玩耍的心性,也表現在各方面,他無論是收藏或玩3C都相當起勁,很少半途而廢,由此看來,張哲生這個名號撐起的網路懷舊世界能夠歷久彌新,並不讓人意外。

張哲生的懷舊收藏

張哲生結合異形與蝙蝠俠的幻想漫畫。

對他來說,網路讓懷舊愛好者不只是「孤獨的收藏者」,而是可以找到同好,甚至傳播文化的眾人之事。也許天生就有現代網民的分享熱忱,小學擔任學藝股長的他,曾和同學共同發行報紙,購買畫本繪製連環漫畫全班傳閱,在網路時代尚未來臨前,他已是樂於分享的視覺創作者。

長大後,因為喜歡《科學小飛俠》,於是架設網站分享所愛,當年的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