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中央社專訪】1988 社會篇:後80年代,與張哲生的青春歲月

圖片
文化+ 2018/10/29 第22期

1988 社會篇:後80年代,與張哲生的青春歲月

沒有網路的時代,許多東西只能成為人們消失的記憶。透過張哲生的青春歲月,回看每位中生代皆曾經歷的崢嶸歲月。

文:魏紜鈴/攝影:吳家昇

1972年出生的張哲生,憑臉書粉絲團經營個人品牌走紅,「懷舊達人」形象深植當代人心。講究復古懷念惟醇,無論老少都在他樂於分享的精采作品中,宛如坐上時光機,重返消逝的過往,找回難忘的牽掛。

1988年時張哲生16歲,透過他的青春歲月視角,領略每位中生代皆經歷過的崢嶸歲月,從他年少的生活日常,察見當時風行話題…


「懷舊達人」張哲生的臉書粉絲頁,追蹤人數逾20萬人
人心刻在日常,思想變在生活

1988年到整個90年代,剛好是張哲生高中到大學的學生生涯。當時念師大附中的他說,高中生對電視上正熱播的卡通「金剛戰神」、「超時空遊俠」、「霹靂貓」興趣沒那麼大了。

「那些卡通是給小朋友看的,我喜歡自編報紙,做一些當時覺得超好玩,但現在回想起來有點白痴的事。」那是個任何人事物都無法被網路存檔瀏覽搜尋留存,一切稍縱即逝、得把握機會自尋樂子的純真年代。


張哲生喜歡將校園生活的點滴畫成四格漫畫,畫完以後再傳給大家看。「每個人看完往後傳下一個,都看完了,再回傳給我。」幾個要好同學一起自編報紙,從報紙上剪幾個人頭重製成雙頭人,天空畫上一架飛碟,標題寫著「我們在校園裡發現飛碟,有雙頭人出沒」。張哲生如今回想起來,原來自己從小就熱衷製造娛樂與大眾分享,「只是當時我們只能影響少數的人,而現在的網路世代,讓外界看見自己的機會變多了。 」

那時,經典美國影集「百戰天龍」的馬蓋先,「霹靂遊俠」裡的李麥克與霹靂車伙計也廣受歡迎,令人難忘的角色開啟當時人們不一樣的思維。張哲生認為,這些美劇呈現出的生活環境,與動員戡亂時期非常不一樣,「當人民透過這些節目影集,了解別的國家可以這樣做,而我們卻不能這樣做時,人心思變。」



作為學生的張哲生除了課後一些自娛娛人的消遣外,就是認真讀書。「我沒有重考過,當時大學升學率不到5成,文組更低只有2成、3成,是現在學校還要搶學生的現況難以想像的。」張哲生說,如果鄰里間出了一位大學生,肯定放鞭炮慶祝,不僅父母引以為傲,左鄰右舍也齊沾光。

「那時候的學生比較像學生」張哲生覺得,現在的學生像已迫不及待成為社會人,自覺已有能力改變這社會,當時的學生也會關心社會上發生什麼事…

【喀報專訪】張哲生 美好回憶的記錄者

圖片
張哲生 美好回憶的記錄者

透過老照片、老影片,喚起大家心中懷舊之情的魔法師 ~ 張哲生

記者 許柏悅 文(2018/10/28)

找尋那「沒被想起」的情懷

你有多久沒拾起童年最愛的玩具、最愛的那本漫畫,又或者再度走訪那間不知與初戀情人共度多少個浪漫午夜的老戲院?每個人一定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美好回憶,只是時間一直向前流動,它們也就逐漸被推往內心的深處。大家並非忘了這些美好的回憶,而是不曾有動機令你「想起」,或者不知對記憶的追尋要從何著手。人稱「懷舊達人」的張哲生,透過架設網站、臉書粉絲團,整理了無數的老照片、老影片,帶領大家拾回那些曾經被淡忘的往日情懷。

「人難免都會想到過去,可是你會想過去,代表過去有美好的東西」張哲生說道,對他來說,懷舊不是為了讓我們留在過去,更沒有要大家拋棄現實,而是把那些屬於過去的美好回憶轉換成能夠面對未來的力量。在20多年前,他碰上了網路時代的崛起,「分享」變得簡單,因此他以自身的兒時興趣出發,從架設介紹懷舊卡通的網站做起,開始利用網路這個新工具與大家分享他的知識、回憶;如今20年過去,張哲生早已不是單純的收藏家、分享家,而是以老照片、文字、影片喚起眾多懷舊情懷的「製作人」。


張哲生被稱為「懷舊達人」,收集老照片、走訪各地,收集大家的懷舊回憶。
(圖片來源/許柏悅攝)
時代的縮影,呈現台灣的歷史與文化

一次因緣際會下,張哲生在網路上得知了收藏成千上萬張新聞照片、民間照片的「國家文化資料庫」,令他的收藏、分享範圍逐漸擴大。數年的累積下,張哲生透過了一張張已經斑駁的老照片、一部部充滿雜訊的老影片,也開始探索許多自己不曾了解的故事、歷史。張哲生對於這些老照片、影片,一直抱持著自己身為紀錄者、產製者的初衷。

「我不管當初(拍攝者)他的目的是什麼,至少他拍到的景物是真的,我想看的只是50年代、60年代的台灣是長這個樣子。」每個時代都會有他的政治、社會背景,張哲生認為我們該在意的重點不在於這些影像是否有政治目的,而是這些文物忠實的呈現了一個時代的縮影,保存的是一段歷史與文化。


張哲生收集相當多老照片,並做出今昔對比,此為西門町橫跨50年的今昔對照圖。
(圖片來源/張哲生Facebook粉絲專頁
保持初衷 體會真正的感動

張哲生回憶起,數年前於粉絲團上曾分享過一部1956年攝於台北的記錄短片,沒想到竟然有網友憑藉著兒時故事以及記憶,認出了片中一位在當時一個眷村「…

【有.設計uDesign專訪】懷舊,不只是懷舊。從收藏到歷史重現,是張哲生路過千萬遍的美好!

圖片
懷舊,不只是懷舊。
從收藏到歷史重現,是張哲生路過千萬遍的美好!

2018/08/31 by 有.設計uDesign

在被遺忘的時光裡,翻開記憶的鐵盒裡有任天堂紅白機、佳佳唱片行及瘋馬MTV的會員卡、進電影院前會拿的電影本事、一張張寫滿記憶的票根,以及一件又一件寫滿同學名字的制服與書包。當世界越走越快,張哲生選擇將屬於自己的人生履歷倒帶,記錄腦海中那個快不存在的青春。



自然而然,收藏時間曾有的樣貌。

當談到怎麼開始分享這些收藏的,這一切都要從1994-1996年那時說起,當時剛從學校畢業,因應中華電信Hinet出現而有了BBS可以上網與同好交流以及免費申請網絡空間,於是開始學習如何撰寫網站程式碼以及開始分享自己過往的蒐藏東西,從最喜歡的科學小飛俠一系列內容介紹,不只單純分享,也會結合實用性,去製作開機畫面以及螢幕保護程式的桌面設計。他笑說:以前連分享卡通歌曲都是自己錄音唱製的,一直認為不再有機會能聽到原版音樂,直到有一天網友寄了卷卡通歌曲錄音帶來,聽著聽著就落下眼淚,那個瞬間的感動,更加確定分享收藏的堅持。

因為,不同的時代是無法被複製的,想為更多人串起這些共同回憶,延續共鳴所帶來的感動,讓更多人一起複習那些曾誕生過的美好。



收藏之外,貼近人群的今昔對照。

除了收藏分享之外,哲生也有拍攝一系列的今昔對照,其中最令他感動的是有一年的母親節中午,母親給他看她皮包裡的照片,照片裡的自己才兩、三歲,和母親一起坐在北投情人廟前合照,當下立刻提議和母親實際走一遭。到了廟前才發現因有重新改建,所以已經找不到和當時一樣的景色,卻在多人幫忙下終於找到當時拍攝的地點與角度。用當下的方法,當代的工具,還原過去,拍攝歲月的痕跡。像是因穿梭時空而開啟的時光機,串起這條幸福的時光軸線。



想創造時光機,回到那個心中的美好。

從收藏分享、拍攝今昔對照,到當代歷史回顧,對於哲生而言,懷舊這件事情有沒有所謂的時代性?「有些事不是你忘了,而是你沒有去想起。」每個年代都有屬於他們的語言,懷念過往的美好,並不是尋求同溫層的舒適,而是就像一個中繼站,你可以在這裡補充所需要的能量,擁有更多過去所賦予你的正面力量,把過去美好的心情帶給現在的自己,為自己加油打氣,才能擁有更多美好繼續往下走。

懷舊,就像永不過時的聲音,一腳踏進有如穿越時光,正如同那天哲生特地穿了回到未來的衣服來接受採訪,如果一輩子只須做一件事就夠了,那…

承載童年回憶的懷舊收藏

圖片
我小時候的娛樂並不如今日多元,看卡通和打電動是童年時的兩大樂事;八○年代,來自日本的卡通影片和電動玩具,佔據了我生活休閒的大部分時間。

雖然我早已忘了大部分卡通的結局,但一首首的卡通主題曲依舊能夠琅琅上口;「飛呀!飛呀!小飛俠!在那天空邊緣拼命地飛翔…」、「有一個女孩叫甜甜,從小生長在孤兒院…」、「我們是正義的一方,要和惡勢力來對抗…」。

這些歌詞與旋律就像是小叮噹的時光機,總能讓我在哼哼唱唱時,瞬間跳躍到小時候的時空,快樂地重溫那美好的年代,也難怪它們會被稱作「懷舊卡通」。

長大之後,因緣際會下,我在網路上成了「懷舊卡通」的傳承者,帶領著和我擁有一樣童年記憶的朋友們,徜徉在上百部卡通的主題曲與文字介紹裡。


我喜歡懷舊,也樂於陪大家一起懷舊,因為我認為「懷舊」可以幫助我們將記憶中的積極情緒儲存起來,進而有意識地反覆回味它們,甚至能夠在日常生活裡用來讓心情變好;換言之,這些對往日時光的強烈感受,能讓我們以更正面的心態面對未來。

除了卡通影片,另一個伴我度過童年美好歲月的夥伴,就是電動玩具了。

不同於看卡通的被動接收資訊,打電動時的主動出擊與隨機應變,帶給了我更加強烈的娛樂效果!

八○年代問世的任天堂「Game & Watch」系列掌上型電動玩具,是我最早接觸的電玩,那時候的小學生,要是帶了一台掌上型電玩到學校,保證會引來周圍眾多羨慕的眼光,拉風至極!


我記得我擁有過海底尋寶的「大章魚」、駕船接人的「跳傘」、忙著滅火的「加油站」,以及不停跳躍躲酒桶拿鑰匙救公主的「大金剛」,可惜這些令我回味無窮的電玩早已不知去處。

另外,宏碁在一九八二年推出的「小教授二號」則是我的第一台電腦,不過它主要還是被我用來打電動。小教授二號的作業系統是中文培基(BASIC),使用錄音帶輸入資料,採十六進位。

當年我都會和妹妹搭乘公車(我記得是0西)到台北市南昌路的「正大實業」買遊戲卡帶,我記得一盒遊戲卡帶要價一百五十元,A、B面是一樣的遊戲(若磁帶受損,還有另一面備用);橫向捲軸飛行射擊遊戲「戰略大作戰」和爬樓梯挖洞埋人奪寶的「超級運動員」是我最迷的兩款遊戲,我甚至還記得有個麻將遊戲的長度是7C。


後來,一九八三年問世的任天堂紅白機(Famicom),則是將我的打電動生涯推向了另一個高峰!

不同於小教授電腦的遊戲需要等候卡帶資訊的讀取,紅白機只需要將遊戲卡匣插入主機,再開機,就可以馬…

我看懷舊這件事

我認為「懷舊」可以幫助我們將記憶中的積極情緒儲存起來,進而有意識地反覆回味它們,甚至能夠在日常生活裡用來讓心情變好;換言之,這些對往日時光的強烈感受,能讓我們以更正面的心態面對未來。

【遠見雜誌專訪】張哲生,用懷舊展望未來的男人

圖片
他的懷舊文章與照片,激盪無數人回味
張哲生,用懷舊展望未來的男人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8-01-26


「你知道嗎?現在興建台北大巨蛋的地點,以前有一棟外觀像三明治的韓國大使館,削成三角形據說是象徵韓國的分裂,寓有反共統一之意。」

「台北市的路名,挺耐人尋味的,台北市的主要道路是以中山路(今中山南路、中山北路)與中正路(今八德路、忠孝東路一段、忠孝西路)來分東南西北。向南依序是,八德中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而往北,就是中國古都地名,長安、南京,然後是三民主義中的民生、民權、民族;若從西到東看,正是一個國家興衰更迭的歷程──新生、建國、復興、敦化、光復……」

談到懷舊、歷史,眼前的這位「大叔」就彷彿像是個對喜愛事物無比熱情地大男孩,滔滔不絕地講述大台北歷史、傳統風情和文化,他甚至對原子小金剛和科學小飛俠等卡通瞭若指掌──他是張哲生,一個用懷舊展望未來的男人。

「我認為『懷舊』可以幫助我們將記憶中的積極情緒儲存起來,進而有意識地反覆回味它們,甚至能夠在日常生活裡用來讓心情變好;換言之,這些對往日時光的強烈感受,能讓我們以更正面的心態面對未來。」

拼湊歷史的珍貴意義


喜愛今昔對照、分享經典卡通、回憶當年流行文化,是張哲生總是帶給讀者充滿無限想像的感動,在那個沒有網路的時代,資訊的取得並不如今日唾手可得,他開始整理、蒐集各方資料,拼湊出許許多多最具歷史意義的珍貴,從懷舊卡通到台灣歷史,從懷舊達人到文史工作者,他一步步在這段道路上,構築資訊的宇宙。

出生於1972年的張哲生,正好是處在資訊洪流與文化薈萃的年代,除了歷史的物換星移,「網路」也正在他青年時崛起流行,他最初的目的是想要分享兒時的點滴,於是開始自學網站架構、HTML語法、網頁設計,開啟他第一個小天地。

他大學主修大眾傳播與平面設計,當兵時開始鑽研網頁設計;1996年退伍後,隨即成立個人網站,因而接了不少唱片公司的網站製作案,從SOHO、唱片公司宣傳,到廣告公司的行銷操作,他懂得讀者想要看什麼,更盡可能創造共鳴和感動。

第一個專門介紹懷舊卡通的人


2005年時,他寫了一本介紹懷舊卡通的專書《飛呀!科學小飛俠》,記錄1970到1990年代的20部卡通,包括《科學小飛俠》、《無敵鐵金剛》、《小甜甜》、《北海小英雄》、《小叮噹》、《老夫子》等,除了卡通的詳細介紹外,他還描述了當時的社會背景,以及卡通給他…

【康健雜誌大人の社團專訪】懷舊達人張哲生│通往美好往日的「懷舊」時光機

圖片
懷舊達人張哲生│通往美好往日的「懷舊」時光機

作者/宛家禾 日期/2017-12-29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圖片來源/林后駿
西門町是台北大人再熟悉不過的青春記憶,但是透過懷舊達人張哲生的眼光,卻能看到不同以往的全新光景。

跟著張哲生登上西門圓環旁高樓向下俯瞰,西門紅樓的主體建築呈八卦狀,在日治時期就因八個立面等長的明顯特色而被稱為「八角樓」,一側相連的磚造建築則是十字型。

張哲生說,在日人進駐前,地處台北舊城西門外的紅樓原是一片墓地,十字架連結八卦的建築設計,主要用意是為了鎮煞。

奠基在十字架與八卦之上的西門紅樓(攝影:林后駿)
收集「捨不得」 以卡通會友

屬六年級前段班的張哲生,自幼在西門町長大,「懷舊」是他最鮮明的個人品牌印象,起初專心蒐羅五、六年級生共同記憶的卡通與漫畫,近年則移情對照台灣今昔的老照片。

懷舊熱情來自「捨不得丟掉」的天性,張哲生用來收集記憶的餅乾盒像顆時光膠囊,裡面的唱片行會員卡、電影票根、郵局新發行郵票的背景說明單張……一一註記著時光。

1980年代熱映卡通的周邊商品是張哲生的收藏大宗,「《科學小飛俠》周邊商品,從玩具、文具、水壺到桌子,我大概都有。」

張哲生也樂於分享收集,小時候他與同學分享新買的電玩;網路興起後,他將漫畫掃描成圖檔,與同好共讀。

後來,為更廣泛觸動共鳴,張哲生跳脫小眾漫畫,陸續建立多個懷舊卡通網站。當第一個網站「哲生的科學小飛俠」上線,立刻吸引大批五、六年級男性湧入,撩撥起眾人的童年記憶,唯一的美中不足,是遍尋不著當時傳唱街巷的卡通主題曲,「現在可能會覺得這些歌曲很好找,那是因為我起了頭。」

張哲生起頭的方式頗為大膽:既然找不到官方版本,他決定乾脆親自配唱!「那時想營造兒童合唱團的氛圍,特定調整出3種不同音高,然後將不同音高版本合起來,製造合唱的感覺」但是張哲生不滿意自己的歌聲,「唱得不好,怎麼調還是不好,只是「《科學小飛俠》網站至少有歌了。」

文史工作者張哲生是西門在地人,對當地建築、歷史瞭若指掌(攝影:林后駿)
不負網友所託 代尋老照片裡的老家

5年前,張哲生的懷舊分享從兒時卡通延伸到台灣昔日歷史。

「有位網友傳了一張年代久遠的街景照片給我,他說『你對老東西有研究,可以告訴我這是哪裡嗎?』觸動我想要找出答案的念頭」。

他先憑印象鎖定台北市重慶北路、延平北路一帶,接著應用Google街景工具,逐棟比對建築樣式,終於確認那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