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您全新的瀏覽模式,簡潔、快速,共有七種模式可供選擇。馬上體驗!

歡迎加入張哲生的臉書粉絲專頁,掌握《哲生博客》的最新動態。

2014年7月4日

1963年美援會搬遷 用牛車載運電腦 但非台灣第一部電腦

1963年9月,美援會改組為經合會,用牛車將辦公用的IBM電腦(打孔卡機)搬遷至台北市羅斯福路的新大樓裡,留下這幅「傳統支援科技」的經典畫面。


畫面中放置於牛車上的電腦由IBM製造,名為「打孔卡機」(Punched Card Machine,簡稱PCM),是一種用來對打孔卡片進行運算處理的機器,由於其內部組件經不起汽車運送時的劇烈震動,而在台灣又找不到具有良好避震設備的氣墊車,所以只好使用傳統的牛車,以時速5公里的安全速度,載著它緩緩地往目的地移動。


1960年代常見的 IBM 523 打孔卡機

如果用「Google圖片」搜尋這張「牛車載電腦」的照片,你應該會找到不少文章說這張照片拍攝於1957年,是牛車拉著IBM電腦進入台糖糖廠的珍貴畫面(http://goo.gl/3kfkw4),甚至連台糖月眉糖廠裡頭都展示了這張照片。


另外還有一篇名為「中華民國第一部電腦」的文章,作者程德炎詳細描述自己於1962年到新竹交通大學安裝IBM 650電腦的經過,文中雖然提到牛車載著電腦一路從基隆港走到交大,但並沒有附上牛車載運電腦的照片,結果有不少轉載此文的人硬是要畫蛇添足,從網路找到了這張照片然後張冠李戴,說照片是1962年拍攝的,例如這一篇:http://goo.gl/cdvWsC。其實這些對於照片拍攝時間的描述都是不對的。

事實上,我一開始也被上述的1957年與1962年的故事給搞糊塗了,如果IBM於1957年在台灣賣了電腦給台糖,那麼IBM在1962年賣給交大的電腦就不能夠叫做「中華民國第一部電腦」了,不是嗎?於是我找到了IBM官網的「IBM在台灣」之歷史資料。


裡頭清楚記載著:「IBM是在1956年在台灣設立分公司,並且在1957年,賣了台灣地區第一台電腦給位於台北市的台糖公司。」另外,IBM在1962年也的確在新竹交大的安裝了台灣地區的第一部 IBM 650 資料處理系統,不過並非台灣地區的第一台電腦(因為第一台電腦應該是IBM在1957年賣給台糖的那台)。

當然,其中也提到了1963年,美援會搬家時,用牛車載運電腦的歷史,還附上了圖片如下。(網頁請見:http://goo.gl/vRD6ot


最後順便一提,在前面提到的「中華民國第一部電腦」文章裡頭,有一個與IBM電腦無關的錯誤描述。文中提到「記得那是4月初的一天,請了嚴家淦副總統前來主持剪綵」,事實上,1962年4月的時候,中華民國的副總統應該是陳誠才對,當時嚴家淦只是財政部部長,直到1966年5月才擔任副總統(兼任行政院長),然後於1972年5月連任副總統(蔣經國接任行政院長),1975年4月5日因為蔣中正總統病逝而依法繼任總統至1978年卸任(蔣經國接任總統)。所以該文作者程德炎若不是將當時的副總統陳誠記錯成嚴家淦,就是將當時的財政部長嚴家淦的頭銜誤記為副總統,我個人是覺得「副總統」蒞臨剪綵這件事應該不會記錯,記錯人名的可能性較大。


〔附錄一〕1956年IBM進駐台灣 一路見證台灣經濟成長(摘自2006年10月29日的《大紀元》報導)

1956年,台灣的每人年平均所得只有142美元,很多人窮得沒錢吃飯,孩童打赤腳上學,衛生環境也不好,一切看來都是從零開始的年代,為什麼當時美國IBM公司願意到台灣來投資設立分公司,而且一待就超過了半世紀?其實IBM公司早在1930年代就在上海有分公司,不過當時IBM賣的是絞肉機、時鐘、分類機、因應美國人口普查所需而發展出的打卡機和讀卡機。

政府播遷來台後,基於當時美國的反共政策,大批美軍駐防台灣,帶進美國最新機器,包括打字機和打卡機等辦公用品,其中許多產品都是IBM生產,當這些機器損壞或維修時,需要IBM公司派員服務。再加上二次大戰後,台灣經濟開始萌芽,美國IBM看到這塊商機,於是在國際學舍(現今台北大安森林公園信義路側)設立了台灣IBM分公司,員工連總經理在內只有四個人。

雖然當年很多人連「電腦」兩個字都沒聽過,不過,台灣IBM還是在隔年(1957年)賣了第一套電腦主機給位於台北市的台糖公司,協助管理大量外銷蔗糖的帳目和外匯,當時還用牛車載著主機拉進糖廠,成了最強烈的對比。

隨著經濟逐步起飛,台灣在1970年代啟動十大建設,就業市場一片榮景,平均每個人有三到四個工作機會。當時,本土公司工程師的月薪約為新台幣3000元,IBM卻給了5000元的高薪,比本土公司高出近七成,因此許多工程師想盡辦法要擠進IBM工作。

經濟的輝煌加上業務的拓展,讓大多數的公司行號開始需要電腦,因此當年的台灣IBM相當風光,不少客戶拿著大麻袋裝著現金,在IBM公司門口排隊等著買電腦,業務員根本不用出門,而且每個月的業績高得嚇人,IBM員工每年以百分之十的幅度加薪,那個年代的台灣真是處處充滿了快樂和希望。

〔附錄二〕《歲月憶往》中華民國第一部電腦(摘自2011年1月30日的《世界新聞網》報導)

文/程德炎

日子過得真快,一眨眼離2000年都過了十年。回想49年前,我參與安裝中華民國的第一部電腦,見它剪綵啟用,但隨即就…報廢了。

1962年初,我進台灣 IBM 才半年多,有一天總經理找我去辦公室,叫我準備做接收及協助安裝一套 IBM 大型電腦 IBM 650 系統的工作。當時公司派了一位張先生去日本學習 IBM 650 系統,還沒完成培訓,而這台大型電腦幾天後就要海運到基隆港了。此電腦極怕震動,必須用氣墊車運送,台灣找不到氣墊車,向美軍顧問團詢問,他們也沒有。當時唯一辦法似只能用卡車,但是怕震動,要求時速在五公里以下,所有出租卡車都不願接單。最後只好異想天開地決定用牛車押運。

接船那天,下著小雨,總經理開車載我到基隆碼頭,當時公司的游先生已雇好牛車在場等候。系統共四大件,另加電纜等。除主機外其他的用卡車先運到新竹交通大學。我們看著主機 IBM 650 輕輕的放上牛車。蓋上雨布包好,小游坐在牛車上押運。一路慢行,經過一天一夜的辛苦,把主機安全送到了交通大學,再由多位壯漢,慢慢的抬上二樓機房拆箱,等我們去裝機及測試。牛車拉電腦的有趣照片,曾大出鋒頭,在 IBM 公司成立75週年紀念刊物上也曾登出。

IBM 650 系統由主機650及電源箱,IBM 533 讀卡/打卡機,外加 IBM 407 列表機組成,IBM 650 是用真空管及很多鍺晶體組成,面板上有很多小燈泡,就跟70年代的科幻電影演出的一樣。記憶體(Memory)為2000字節的磁鼓(Drum),即所謂2K字。比起今天的電腦的記憶體可小了上千萬倍。主機與列印或讀卡機用兩寸粗的電纜連接。磁鼓怕震,所以必須小心搬運。

接下來是由日本飛來的工程專家登場了。 每天早上我去旅社接他,再坐直快火車站去新竹,再坐計程車到交大接電纜線,調電壓等等。下午五點,再坐火車返臺北。我因為沒有受過 IBM 650 訓練,只能打打下手及做翻譯,與交通大學的工作人員溝通。今天台灣的高鐵兩小時可以由臺北坐到高雄,當時是不能想像的。直快由臺北到新竹要兩小時,但是比開汽車要快、要安全。當時可沒有高速公路。

頭一、二天,在火車上,由我用中國英語向日本專家介紹台灣,而他用他的日本英語介紹日本的事,再下來就沒話可說了,很是無聊,後來他說,明天起,你把 IBM 650 的書帶著,每天我在車上教你如何?真是好主意,54天20個小時,課本上完了。我們一起測試,對我來說真的太好了。

安裝完畢,問題就來了。IBM 650 是使用真空管的第一代計算機,使用220 Volt、100 Amp的電量,發熱量極大。而交大電腦房的冷氣設備(20噸、兩台)還沒運到。雖有兩台2噸的窗型冷氣,卻遠遠不夠降溫之用,而我們裝機的時侯是農曆年才過,外面氣溫在華氏50至60度左右,因此我們是門窗大開的,不會造成過熱的情況,但是台灣的3、4月氣溫就不同了,平均白天在85到95度,不再能開窗操作了。

更不幸的是中國人講面子,在正式移交起用這第一台電腦前,必須要有慶祝剪綵儀式。記得那是4月初的一天,請了嚴家淦副總統前來主持剪綵,IBM 紐約總部飛來了位副總級的大人物,因為這一電腦是聯合國某基金贊助的,想必還有其他的外交官員來參加。如何解決冷氣的問題,再三討論、試驗,結論是只能開機15分鐘,室溫就會由60度升高到華氏85度,這是 IBM 650 工作最高室溫的極限。當時向上級匯報了情況,希望能延期剪綵,但是大空調不知何日會到,要改副總統的日期很難,於是決定按原訂日期計劃舉行。

計劃分秒必爭,貴賓由簡報室到機房不可走得太快,以4分半到5分鐘為宜,前一晚12時,我與日本工程師做最後演試,開機一按起動鈕 Power On,等五分鐘,Ready 燈就亮了,起動 Start Key,讀卡機讀卡,面板上大片燈光不停的閃動,列表機慢慢打出由字母排列出的「歡迎光臨」等字樣。演試完畢,一看室溫80度,很好,於是關機,我們把兩台空調開到最大,就回旅店休息,一早6點起來,到機房看室溫為55度,很好,有點緊張,希望一切順利。

9時整,儀式在會議室開始。約9點30分,總經理陪著嚴副總統及 IBM 紐約來的副總走向機房。我們有專人在走廊轉角把守,等他們向機房走來,他就打個手勢,我們就開機 Power On,很好,約五分鐘,Ready 燈亮了,貴賓也走到了,其他賓客也圍著主機好奇的看著。

不記得誰按了 Start Key 鍵。也許是副總統,讀卡機開始讀 IBM 卡片。這是表演的程式(Program)。跟著650的面板上百燈閃動。聽到407開始列印的澎澎聲,就看到報表紙慢慢上升,出現了歡迎參觀等字樣,來賓一片掌聲中表演完畢。此時室溫已到了80度,正是該關機的時侯了,但是來賓興趣極高,有互相交談的,有提問題的,沒有一人有退場之意,而我守在溫度計邊,兩眼望著水銀柱往上爬,乾著急。

我走向總經理,在他耳邊輕輕的說:「室溫85度了,請送客,我們必須關機了。」 總經理回了一句上海口音的:「勿好意思的。再等一息…」

我站回室溫計邊守著。再次到總經理耳邊說:「室溫90度了,請送客,我們必須關機了。」 但是得到的回答是同一句:「勿好意思的。再等等。」 如此這般,來回多次,而室溫增到了95度。兩個兩噸的空調,鬥不過60多位佳賓的體溫,外加電腦本身熱量。溫度不斷上升。本想十分鐘表演完畢關機,一直開了40多分鐘,也許是室溫太高了,賓客也開始散了。

最後一位客人一踏出門,我們立刻關機。打開機器的門,希望能冷得快一點,但太晚了,等機房在三小時之後,溫度降到70度時。再開機時,面板上的燈,盯著你看,一動也不動。知道大事不好,日本專家也只能搖頭歎氣,決定回國了。

第二天我一個人去新竹,打開機門,拔下一個二極管Diode插件,用測試器一測,12個二極管沒一個好的。而我所帶的全部備份,只有10個二極管,遠遠不夠,其後由日本空運來400個二極鍺晶體 Diode,又再換了300多個真空管,雖可勉強起動,但永遠沒法恢復正常運作。

總部的指令是「報廢」,另由 IBM 運送一台二代晶體 Transistor 電腦 IBM 1620 取代。如此,中華民國第一部大型電腦,就在向貴賓的表演啟用後就壽終正寢了。
分享本文:

0 意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