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您全新的瀏覽模式,簡潔、快速,共有七種模式可供選擇。馬上體驗!

歡迎加入張哲生的臉書粉絲專頁,掌握《哲生博客》的最新動態。

2006年9月18日

小英的故事與咪咪流浪記的原作者是同一人

除了「龍龍與忠狗」裡的阿忠,還有一部卡通裡的狗狗亦讓我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牠就是「小英的故事」裡的小黃。直至現在,我還清楚記得小黃在草地上追逐著蝴蝶的可愛模樣。

不只小黃讓我印象深刻,承繼夫業、從事攝影工作的小英的媽媽,在卡通裡使用的專業攝影器材,與片中所詳細描述的攝影技巧,也讓我對攝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在讀大學的時候還因此去修了「商業攝影」的學分呢!

在「小英的故事」裡,小英所面對的世界是現實的。在這裡,有為求生活溫飽、而迫害他人的自私,有面對急難、肯挺身相助的正義,亦有藐視公理、只求利益的鑽營;善與惡是這如此真實、殘酷地不斷交織著。於是,我們感受到了小英面對考驗時的無助,也聽到了小英跌倒時的哭泣聲,更見證了小英一次又一次的勇敢以對。

在小英的世界裡,並沒有不切實際的天真爛漫;憑藉著堅毅與關懷,小英用真誠熔化了每一顆鋼鐵般的心。尤其從小英與祖父之間的互動,可以明顯感覺到祖父態度的轉變;喪子後眼盲的祖父在小英的親情牽引之下,再度體驗到溫馨的感動;而小英更持續以她的良善,為看不見的祖父營造出一個溫暖的空間。

然而,當我們從小英的世界返回現實,回到與兒時的回憶有著極大差異的2006年。四分之一世紀的時間,讓這個世界產生了什麼樣的改變?我們發現,是我們把小英創造出來的純真與善良給推遠了;是我們讓二十五年後的孩子們不再相信小英的勇敢是可能存在的,不再相信人世間的悲苦具有再造光明的力量,甚至對於人性的良善已經失去興趣。

看著電視上那些聲光效果十足、但卻充斥著暴力情色的卡通影片,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個世界已經變得不一樣了,變得讓人們無法擁有足以感動自己的本質…


「小英的故事」改編自十九世紀法國作家馬羅(Hector Malot)的文學名著《孤女努力記(法文原書名為En Familie,英譯本書名為Nobody’s Girl)》,全片共分為53集(每集25分鐘),從1978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在日本電視台首播,當時還榮獲了日本文化廳所頒發的昭和53年度(1978)「TV優秀映畫作品賞」。

馬羅(Hector Malot,1830~1907)出生於法國西北部一個叫拉威的村落。馬羅的父親是一位律師,希望自己的兒子能繼承事業,於是將馬羅送到巴黎去讀法律。但是身在巴黎的馬羅卻愛上了文學,決定放棄學習法律,並開始投稿至一些小報社。不久,他的第一部小說《藝人們》出版了,他的作品開始引起文學評論家的注意。 後來,馬羅受聘於報社寫文學評論,同時他仍繼續小說的創作,在他的一生中總共完成了七十多部小說。

馬羅所寫的小說裡,專門寫給小孩子看的讀物有《羅曼.卡布里斯》、《苦兒流浪記》和《孤女努力記》,其中以《苦兒流浪記》最受到歡迎,而卡通「咪咪流浪記」就是根據《苦兒流浪記》改編而成,因此「咪咪流浪記」 與同是由馬羅的作品《孤女努力記》所改編的「小英的故事」的原作者是同一人。


《孤女努力記(Nobody’s Girl)》與《苦兒流浪記(Nobody’s Boy)》通常會被視為姐妹作,因為這兩部作品有許多共同點:一來兩者皆是以十九世紀末期,剛經歷工業革命與現代化洗禮的歐洲階級社會為背景;再則兩者皆以少年萬里尋親為故事主軸;此外,最重要的恐怕是,兩部作品主角皆是不見容於當時歐洲主流社會的所謂「雜種」子女:小英的諸多苦難皆源自於她的混血身分(小英的父親是法國人,母親則是遭到法國親戚歧視並排斥的印度人);而咪咪則是上流社會淑女的私生子,礙於當時的嚴酷禮教,一出生就慘遭遺棄。

作者馬羅以兩個社會邊緣人為主角,藉以批判十九世紀歐洲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包括資本主義的功利競爭與階級對立、帝國殖民主義、種族歧視等等。而隨著主角(特別是小英)一步步地被主流社會接受,乃至於最後成功地幫助祖父創造出更慈善、更有人性的企業文化,作者心目中的社會主義烏托邦也一併呼之欲出:人的尊 嚴與價值不再有階級出身或種族膚色的差別,而資本家在賺取商業利益之餘,也不忘在生活品質,托兒、教育等方面照顧員工的生計福利,人人互信互愛,整個社群終能成為一個充滿慈善的大同世界。


小英的故事
詞:光明 曲:陳慶鋒

小英趕著一輛車 穿過森林渡過小河
小英帶著一隻狗 走過大街越過村落
小英急著要回家 不管山高谷深路顛簸
不怕風吹雨打行程遠 一刻不停留
小英急著要回家 勇往向前走

同場加映:

「小英的故事」中文主題曲影片:



「咪咪流浪記」中文主題曲影片:



還有更多關於「小英的故事」的介紹都在《飛呀!科學小飛俠》一書裡。
分享本文:

0 意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