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載童年回憶的懷舊收藏


我小時候的娛樂並不如今日多元,看卡通和打電動是童年時的兩大樂事;八○年代,來自日本的卡通影片和電動玩具,佔據了我生活休閒的大部分時間。

雖然我早已忘了大部分卡通的結局,但一首首的卡通主題曲依舊能夠琅琅上口;「飛呀!飛呀!小飛俠!在那天空邊緣拼命地飛翔…」、「有一個女孩叫甜甜,從小生長在孤兒院…」、「我們是正義的一方,要和惡勢力來對抗…」。

這些歌詞與旋律就像是小叮噹的時光機,總能讓我在哼哼唱唱時,瞬間跳躍到小時候的時空,快樂地重溫那美好的年代,也難怪它們會被稱作「懷舊卡通」。

長大之後,因緣際會下,我在網路上成了「懷舊卡通」的傳承者,帶領著和我擁有一樣童年記憶的朋友們,徜徉在上百部卡通的主題曲與文字介紹裡。


我喜歡懷舊,也樂於陪大家一起懷舊,因為我認為「懷舊」可以幫助我們將記憶中的積極情緒儲存起來,進而有意識地反覆回味它們,甚至能夠在日常生活裡用來讓心情變好;換言之,這些對往日時光的強烈感受,能讓我們以更正面的心態面對未來。

除了卡通影片,另一個伴我度過童年美好歲月的夥伴,就是電動玩具了。

不同於看卡通的被動接收資訊,打電動時的主動出擊與隨機應變,帶給了我更加強烈的娛樂效果!

八○年代問世的任天堂「Game & Watch」系列掌上型電動玩具,是我最早接觸的電玩,那時候的小學生,要是帶了一台掌上型電玩到學校,保證會引來周圍眾多羨慕的眼光,拉風至極!


我記得我擁有過海底尋寶的「大章魚」、駕船接人的「跳傘」、忙著滅火的「加油站」,以及不停跳躍躲酒桶拿鑰匙救公主的「大金剛」,可惜這些令我回味無窮的電玩早已不知去處。

另外,宏碁在一九八二年推出的「小教授二號」則是我的第一台電腦,不過它主要還是被我用來打電動。小教授二號的作業系統是中文培基(BASIC),使用錄音帶輸入資料,採十六進位。

當年我都會和妹妹搭乘公車(我記得是0西)到台北市南昌路的「正大實業」買遊戲卡帶,我記得一盒遊戲卡帶要價一百五十元,A、B面是一樣的遊戲(若磁帶受損,還有另一面備用);橫向捲軸飛行射擊遊戲「戰略大作戰」和爬樓梯挖洞埋人奪寶的「超級運動員」是我最迷的兩款遊戲,我甚至還記得有個麻將遊戲的長度是7C。


後來,一九八三年問世的任天堂紅白機(Famicom),則是將我的打電動生涯推向了另一個高峰!

不同於小教授電腦的遊戲需要等候卡帶資訊的讀取,紅白機只需要將遊戲卡匣插入主機,再開機,就可以馬上進行遊戲了,若是遊戲無法順利顯示,也只需要對著卡匣插口處吹幾口氣,再插下開機就搞定了!因此很快地,紅白機便取代了小教授電腦成為我生命中的休閒時刻主角,而在一九八五年九月十三日發售的紅白機遊戲「超級瑪莉」(Super Mario Bros.),則是我心目中最最最最最經典的電玩遊戲,沒有之一。

我還記得,國小升國中的那個暑假,因為沒有暑假作業,整整兩個月,我都沉浸在紅白機遊戲之中,也因而得到了從此陪伴我一輩子的「近視」,兩百度起跳。

由於紅白機及其遊戲卡匣都被我妥善地收藏在鐵皮餅乾盒裡,因而避免了被丟棄或無故失蹤的命運,一路跟著我長大、搬家,現在則是被我陳列在家中客廳的展示櫃裡,成為我非常寶貝的收藏之一。


不過,隨著時代的進步,八○年代製造的紅白機設備早已無法輸出畫面到廿一世紀的電視機,雖然可以透過轉接器連結新一代的電視,但我卻不想去嘗試,因為我不想知道機器是好的還是壞的,究竟它還能不能開機已經不是重點了,重要的是,它曾經伴我走過那些閃亮的日子,帶給我無限美好的回憶。所以,現在還可以看到它在我身邊,能夠將它拿起來把玩一下,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

當然,我家既然會有收藏櫃的存在,我的收藏一定不會只有紅白機而已,除了電玩,我還有許多懷舊卡通的相關收藏;像是科學小飛俠與無敵鐵金剛的玩偶、圖鑑、郵票、漫畫、DVD,還有原子小金剛與小甜甜的杯子,以及超人力霸王、藍色小精靈、霹靂貓、小蜜蜂、小叮噹的許多玩具。

此外,也有和卡通無關的懷舊收藏,例如經典科幻電影《回到未來》的時光車模型、恐怖片《十三號星期五》主角傑森的十二吋人偶、可以觀賞立體幻燈片的「View-Master 3D」、超過三十年歷史的戰略遊戲撲克牌、我最愛的電影《E.T.外星人》的有聲可發光 E.T.玩偶、互動玩具始祖「菲比娃娃」,以及日本學研公司在一九七六年出品的電子積木等。


事實上,我沒提到的收藏比提到的還多,但礙於篇幅所限,就先說到這裡吧!而在我的臉書專頁中一本名為「哲生的收藏」的相簿( https://goo.gl/zTYTrx )裡,可以看到更多我的懷舊收藏喲,非常歡迎您的大駕光臨!

長存赤子心,哲生原力與你同在。

(本文原刊載於 2018年2月發行之《皇冠雜誌》第768期第34~39頁)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中華民國建國100年識別標誌是誰設計的啊?

小甜甜卡通的三個經典片段與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