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您全新的瀏覽模式,簡潔、快速,共有七種模式可供選擇。馬上體驗!

歡迎加入張哲生的臉書粉絲專頁,掌握《哲生博客》的最新動態。

2006年1月5日

每週三的保齡球之夜

從小受到身為保齡球高手的父親(他是金融盃的常勝軍)的耳濡目染,我對保齡球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大學時代(民國80年左右),躬逢台灣保齡球風潮再現,一堆保齡球館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關於保齡球比賽的電視節目(例如:滾球大賽)也創下極高的收視率。

記得那時候,我常和父母到台北車站對面大亞百貨八樓的「車頭保齡球館」打球,我們三個人都有自己的球和鞋子,當時阿扁還沒禁電玩,球館裡有許多賭博性電玩, 我們常玩得不亦樂乎。而且為了省錢,我們會買所謂的「早安券」,用早安券一局只要50元(當時一局要80~100元),可以省滿多的。

因此在那時,打保齡球成為我家常從事的親子活動。那是一段十分令我懷念的時光。
退伍之後,保齡球館一家一家地關門,直到現在,台北市幾乎只剩下元老級的圓山保齡球館還健在,甚至連歷史悠久的佳佳保齡球館也於去年結束營業了,其所在地也開始在建大樓了。

出社會後,運動的機會變少,於是我們一班常聯絡的高中同學,便決定以保齡球作為我們固定的運動項目。時間就定在每週三晚上,地點在中和的一家保齡球館。



有一天晚上,我停在建國高架橋下的車被「闖空門」了,放在車裡的保齡球也被偷了,於是我就拿我爸爸留下來的保齡球來打,結果,我爸的球居然被我打破了,所以我決定去買一顆我一直想要的球,就是下圖中的「Snoopy保齡球」,價值新台幣6000大洋。



2005年11月16日,我擊出了231的高分。不過這並非我的最高分,我記得我曾在大學時期打過247的分數,那應該是目前為止我打過最高的分數吧。



下面這張與Snoopy保齡球的合照,是上個月請同學幫我拍的。有沒有寶劍配英雄的感覺?



並沒有。(我幫你回答了)
分享本文:

0 意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